Arwenpart

虫绿/盾冬/EC/锤基/魔戒十年老粉一年都不打折扣

【Forth×Beam】最 后

【Forth×Beam】最后

走向BE 结局未知 一篇完结还是连载我也不知道 毕竟我这个人画风就是比较自由爱浪

小学生文笔又一次谢谢大家看我的文

ooc慎入

其实我本来是在更小学生系列 更到一半耳机里的音乐变成了江语晨的《最后一页》

然后突然就有了be的脑洞

希望大家一定要配合这首歌食用!求你们了!

――――――――攻院分割线―――――――――

“再见”

Beam拎着行李箱乘着向上的电梯,轻轻转头抬起早已失去动人神色的眼睛看着安检玻璃外面不顾工作人员阻拦拼命挣扎试图穿过封锁的forth。


失去血色的唇瓣默默的吐出两个字,然后扭过头不让别人看到自己嘴角那颗没落下的泪。


Forth眼睛红肿,努力挣脱时候能清晰的看到太阳穴和脖颈上凸起的青色脉络。被按倒在地的时候自己仿佛听到了困兽的绝望嘶吼。


自己上一次看到他这样在意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呢?


已经不太记得了

 
  ……

“forth 你什么时候回来”


Beam满眼期待,有些紧张不安,又有些讨好的拿起手机拨通forth的号码,最后只能无力的对着对方手机的语音留言提醒温柔的小声询问。


今天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五年,五年前的今天forth正式把戒指带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beam早早就请好了假,认真的去超市挑选forth喜欢的食物。


即使前一天在便利店门口无意看见Ann亲密的挎着forth那曾经独一无二属于自己的手臂,beam也只能努力扯出一个自我安慰的笑容,然后快速回到已经没有多少forth存在印记的家里,紧紧抱着自己,睁着已经流不出泪的眼睛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回忆自己和forth的曾经。


衣柜里forth的衣服所剩无几,基本都被他拿走了,说是因为工作忙的关系要拿到办公室方便换洗,自己明明知道他要拿去哪里,也只是顺从的同意,不知道是在安慰谁。


唯一剩的那么几件衣服不是大学时候稚嫩的审美就是自己给他买的,他曾经那么宝贝的衣服。


过去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beam给自己买的衣服现在就被静静的遗弃在衣柜里。


是谁的错呢?


是自己吧,以为自己是最洒脱的,谁知道也不过是个见到一点点温暖就不愿放手的可怜虫。


可能是自己的顺从与依赖,两个人已经逐渐失去了曾经在一起的感觉。


forth记忆中活泼诱人的beam现在只是一个乖巧顺从的宠物,而自己印象中温柔包容的forth也再也找不回来了,自己的爱情大概只能在回忆里才能完整。


疲惫的放下电话,beam起身去厨房准备晚饭,也许是抱着那么最后一点点期望,beam勾着令人心疼的微笑,熟练的操作着厨房的工具,认真的神态就像工作中严谨的beam医生。


曾经被forth宠爱着的不愿意进厨房的自己不知道被滚油烫过多少次,不知道被锋利的刀尖割伤过多少次,现在终于可以自如的为forth准备一顿自己理想中温馨的晚餐,但是那个被需要的人已经再也不需要自己的付出了。


突然,beam听到门的咔嚓声,激动的跑出厨房,眼睛闪闪的看着换鞋的forth,小声的询问forth晚上是不是有空留在家里吃饭。


Forth脱外套的动作顿了顿,不经意间扯出一个没有被beam捕捉到的带着嘲讽的细微表情。


果然,差一点就被认真的beam诱惑了,看,他不还是一样低声下气的,一点活力都没有,自己回家气氛真是让人无法忍受,自己一直不愿意分手只不过是因为可怜他吧,forth心里默默想着。


因为被助理提醒今天是纪念日,想着回家吃饭的决定在beam唯唯诺诺的眼神中改变了。


“不了 我回来拿文件 马上就走 车就在楼底下”


Forth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低沉,但是语气却又轻又决绝,像最薄却最锋利的刀片,一刀刀割开beam小心翼翼捧在他面前的心。


Beam局促的在围裙上抹了抹不存在什么污渍的白皙纤细的双手,轻轻叹了口气,抬起头对forth露出一个理解的笑,自己抬手按住forth脱外套的动作,转身去卧室帮forth拿遗落在床头的文件,至于这份文件是不是有用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Beam站在窗边安静的看着forth所乘坐的车子逐渐远去,慢慢的,只给自己一个触及不到的背影,然而,现实却更无情,因为beam清晰的看到了副驾驶坐的是另一个女生,不是Ann。


Beam第一次痛恨自己这双对于医生而言出色无比的双眼为什么要看那么清楚。


beam无力的靠在窗边的墙上,渐渐滑坐在地上。


Beam就这样在窗边坐了一整晚直到凌晨,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从小到大的一幕幕,都是自己和forth的一幕幕,直到被手机铃声惊醒过来。


“……p'seed”


Beam接通电话,却因为长时间的困倦与不眠,声音变得无比嘶哑,喉咙也疼痛不堪,只能微微吞咽几下然后努力挤出一丝声音应付对方。


Seed是自己的师兄。因为自己的导师醉心于研究,所以从自己开始攻读硕士学位以来,一直是身为即将博士毕业的学神seed指导自己帮助自己。


而p'seed也是国际知名的医生,年纪轻轻就已经可以独立完成极其困难的手术,双手更是被誉为“神之手”,早已被认定是老师的继承人。


p'seed是极其稳重的人,这个时候接到seed的电话,不是关于工作的问题就是关于学业,即使自己再难受,也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beam,现在到医院来,立刻”


话筒里传来seed冰冷短促的声音,简单明了,说完就立刻挂断了电话。但是beam一听就知道是出了什么大意外,连忙起身往门口冲去。


但是经过一晚上的蜷缩,此时beam猛然起身的动作让双腿不堪重负,身体也控制不住,整个人向前扑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Beam趴在冰凉的地面上,入手的触感和身体上的疼痛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后一滴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一开始是埋在掌心的抽动,后来是无法停止的啜泣和爆发的眼泪,beam努力撑起身看着映在对面玻璃立柜上卑小的自己,为什么自己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什么,好不容易把心交出去,得到的结果为什么是这样。


Beam嘲讽一笑,艰难的起身,自己以前一个人这样过来不也是好好的吗,怎么因为一个人就变成现在这样不人不鬼的样子了呢?自己也不清楚。


扶着柜子,beam慢慢的走到门口,拿起钥匙就出了门,也来不及处理腿上的伤口,反正心早已疼到麻木了,也没有人在乎自己,这点儿疼算什么呢,beam就这样自暴自弃的想着,越走越快,打开车门就向医院驶入,伤口越疼,beam心里却越发的升起一种自虐般的快感。


终于到了医院,beam看见等在门口的护士,于是恍恍惚惚的下了车,连车门也没有关,就跟着护士准备往急救室跑。


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自己纤细的手腕,beam回头,发现是从救护车上下来的seed。


刚准备出声,却见seed摆了摆手,盯着自己的车看,beam回头一看,尴尬的笑了笑,关上车门,又准备跟着护士推的平车往里冲,但是seed却拦住了自己,一边让自己把车锁好了,一边无情的终止了自己参与这次手术的行动,让自己去办公室等他。


――――TBC.

话外音:感觉虐的不过瘾
      但我就是个写小学生文笔甜饼的文废
      希望各位小可爱能扔梗或者出主意

     
      最后
本文请务必配合江语晨的《最后一页》食用

            谢谢观看!笔芯

评论 ( 37 )
热度 ( 85 )
  1. 一只毛球球Arwenpart 转载了此文字

© Arwenp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