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wenpart

虫绿/盾冬/EC/锤基/魔戒十年老粉一年都不打折扣

【Forth×Beam】最后(二)

【Forth×Beam】最后(二)

我感觉这几天满脑子都是虐点和狗血

我自己也嗑不下去了

我写完这章就艰难的憋颗糖好吗

我不会开车的 你们死心吧

――――――搏出位的攻院分割线――――――

Beam呆坐在seed办公室的床上,想起自己曾经随口和他开玩笑说如果自己未来的办公室可以有一张柔软的大沙发就好了,做完手术以后刷的一下跳起来躺在沙发上真是太舒服了。



结果第三天早上刚值完班的beam在办公桌后面轻轻捶打着酸痛的脖子,seed就推门进来,不管同事疑惑的目光,把自己拎进了办公室,指着刻意腾出来的一大片位置上面摆着的席梦思。



“床睡起来比较舒服”



Seed面无表情的对着beam说,beam甚至都按照小说里的剧本看了一眼他的脖子和耳朵。

……



没红,beam默默的想着,然后就放心大胆的扑了上去。



Forth曾经也心疼自己做完手术的疲惫,但是碍于自己没有单独的办公室,而他的经济条件也不足以为beam在医院所在的地段添置一套房子,beam也因为心疼forth所以在一旁撒娇耍赖说有一套属于两个人的房子就很满足了,和forth住在一起怎么样都没关系,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想到这里,Beam抽出力气,平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角落的摄像头,黑色的镜面,像什么呢,啊是了,颜色像forth的眼睛。


听着耳边seed办公室里的轻音乐,闻着安神的味道,在熟悉又安心的环境里,beam也终于安静下来,躺在枕头上闭上了眼睛,看起来就像真的睡着了一般。

……

除了从他的眼角滑落的沾湿了一小片枕面的眼泪,什么看起来都很正常。



大概是太累了,beam渐渐真的睡着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挂在天空,而对面的桌子后面是坐着办公的seed,他的眉头微蹙,嘴唇紧抿,周身沉敛的气质,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像forth,可能就是因为这些细微的东西,自己才会这么安心的呆在他身边学习做事吧,不过是自欺欺人。



“你这么看着我是因为喜欢我吗?”



正当beam睁着朦胧的眼睛盯着seed发呆的时候,一声冷漠的询问响起,声音不大,却敲醒了beam,一如往日平板的语调,beam却分明从中听出了细微的戏谑。



Beam不好意思的起身准备坐到seed面前询问为什么要阻止自己上手术台。



但是因为着急,膝盖不小心就碰到床边的矮几,坚硬的钢化玻璃准确的嗑在了伤口上,beam立刻倒抽了一口气,收回脚已经放到鞋子上的腿,曲起膝盖,随意的揉了几下伤口,准备继续刚才的动作。



让beam没想到的是,seed却突然起身从抽屉里拿出药膏,走过来蹲在自己面前,不由自己反抗,强硬的抓住自己的小腿放在矮几上,仔细的用被誉为“神之手”的存在为自己的伤口上药,就像在完成一台精细的手术。



除了forth之外,没人这样对待过自己,没人再这样愿意为自己蹲下,没人愿意为自己上药,没人再这样重视自己。从beam这个角度看去,seed有和曾经的forth一样梳上去的刘海,有和曾经的forth一样精致雕琢出的面容,有和forth一样骨节分明,清瘦有力的手指,相似点那么少,但是seed却总是能让beam安心,又总能让beam想起forth。



“明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为什么自己非要自欺欺人在seed身上努力寻找forth的影子呢?”



“是为了找一点点安慰吧,告诉自己forth的爱曾经存在的安慰”



Beam一次次反问自己,又一次次无力的回答。



Seed在beam发呆的时候轻轻抬眸,借着余光细细看着beam精致的面容,目光贪婪的略过beam英挺的眉毛,秀丽勾人的眼眸,直挺的鼻梁,以及自己梦里总是会出现的曾经玫瑰一般娇艳欲滴现在却总是泛着白色的双唇。



眼睛里被beam全部占据,手心是beam纤细滑嫩的小腿,seed控制不住自己,手也慢慢的从小腿滑到了beam的脚腕。



但是这一动作却惊醒了发呆的beam。意识到自己行为的过分,seed不露痕迹的将手中的脚腕轻轻放在矮几上,随便说了几句注意事项,就转身去自己桌上的文件中抽出一本文件夹,然后把文件递给beam。



“和我去英国研修,就这一个名额,要还是不要,在你,机票就在文件袋里,放你一周的假好好考虑准备,希望可以在机场看到你。”



Seed努力克制住语气中的期待与紧张,用与平日无二的冷漠语气对beam说。



Beam定定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夹,沉默良久,抬头对seed露出一个艰难的微笑,手紧紧握住被捏变形的文件夹,嘴唇紧紧抿着,只能努力勾起嘴角若隐若现的弧度。



“我会考虑的,谢谢p'seed”



Beam慢慢的,一字一句的,从嘴里轻轻吐出他的回应,让seed知道他在听,他在考虑,也让seed知道,他想再次为forth做一次退让。



Seed听着beam模棱两可的回答,轻轻叹了口气,从beam手里抽出文件夹放回自己的桌子上,抬手摸了摸beam的发丝,就像每次beam成绩不理想时候的那样,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对beam说。



“我不想你为难 这不是个必须的决定 现在你应该先休息。”



从seed的角度看,beam低着头,但是seed还是足够清晰的看到了从他羽扇一样的睫毛上滑落的不知名眼泪。



Seed一向镇定而无所畏惧,但是只有在面对beam和他的眼泪时会手足无措,他无数次的想把beam拥入怀中,擦去他为forth流出的永远也不嫌多眼泪,然后把自己的吻像烙印一样印在beam的唇上,他也曾经想过,如果beam第一个遇见的是自己该多好,他会像呵护生命中最珍贵一样的东西来守护beam。



但是他不可以,他知道,他不可以。



Beam爱的是forth,这是毋庸置疑的,forth伤害了beam,这也是三个人甚至更多人之间心知肚明的,但是beam却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紧紧靠在forth身边,凭着曾经存在的余温做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而自己也像beam一样,明知爱上beam是一条没有后路的死路,但他还是毫不后悔的那样做了。



不忍再看这样的beam,seed转身走出办公室,在关上门的那瞬间,seed像被抽出全身力气一般倚在墙上。




“我们都是一样的傻瓜。”



―――――TBC.


话外音:对不起 本来这章打算完结的

      奈何话唠  还想把啥都写清楚
   
     

评论 ( 14 )
热度 ( 79 )
  1. 一只毛球球Arwenpart 转载了此文字
  2. 孟軒LIANGArwenpart 转载了此文字

© Arwenpart | Powered by LOFTER